希羽、

F2.8:

Cathedral of Saint Paul,明尼苏达的双城之一Saint Paul的地标。

-- Twin cities, Minneasota, 2015

Roseeeeeeee·LoFoTo:

直到我走过这么一段路,我才明白为什么只有美国才有真正的公路片,

所谓的平凡之路,在这里也确实是再平凡不过了,

但是当我第一次看见这样广阔无垠的荒漠和笔直的通天大道,

还是忍不住停下车掏出相机。

听说66号公路上这样的大道更是比比皆是,

希望明年有机会可以走一趟。

第一次发黑白片,

因为实在没有颜色可以表达我对这样的景致的喜爱和敬畏。

Shot in the way to the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,California.

汽 酒

蔡澜:

当人生进入另一个阶段,已不能像年轻时喝得那么凶,汽酒,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香槟固佳,但就算最好的 Krug或 Dom Perignon,那种酸性也不是人人接受得了。 
当今我吃西餐时,爱喝一种专家认为不入流的汽酒,那就是意大利阿士提 Asti地区的玛丝嘉桃 Moscato了。
Moscato又叫 Muscat、 Muscadei和 Moscatel,是一种极甜的白葡萄,酿出来的酒精成份虽不高,通常在五六度左右,但是充满花香,带着微甜,百喝不厌。
年份佳的香槟愈藏愈有价值,但玛丝嘉桃是喝新鲜的,若不在停止发酵时加酒精,最多也只能保存五年,所以专家们歧视,价钱也卖不高来。
通常当为饭后酒喝,我却是一餐西餐,从头喝到尾。第一,我不欣赏红白餐酒的酸性,除非是陈年佳酿,喝不下去,一见什么加州餐酒,即逃之夭夭。
啤酒喝了频上洗手间,烈酒则只能浅尝,玛丝嘉桃可以一直陪着我,喝上一瓶也只是微醺,是个良伴。
女士们一喝上瘾,但也不可轻视,还是会醉人,我通常会事先警告她们。
近来和查先生吃饭,老人家也爱上了这种酒,虽有汽,但不会像香槟那么多,喝了也不会打噫。
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欣赏,在大众化的酒庄也能找到。牌子很杂,可以一一比较后选你中意的。为了这种伴侣,我专程到 Piedmont的 Asti区去寻找,叫 Vigneto Gallina的最好,商标上画着一只犀牛。
各位有兴趣,不妨一试。